[原创]城 市 动 物 【原创文学】 要依靠太阳才会温暖起来

作者:健康 来源:逻辑推理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3-30 13:34 评论数:
    城  市  动   物

    蜥蜴

    我认识条蜥蜴,他住在我家楼下马路对面的草丛中。早晨上班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从草丛那边穿过马路到大楼这边来晒太阳。蜥蜴是冷血动物,夜间温度低,他就会行动迟缓,显得呆头呆脑的。到了早上,要依靠太阳才会温暖起来,才有活力捕食。

    第一次与他见面是我搬到这儿不久,可能那时他也刚从乡下来,因而似乎还不大会过马路,差点被我的单车压死。幸亏及时煞了车,他才保住了命,但还是掉了条尾巴。他吓坏了,连忙调头跑回草丛里,躲在半块残砖头后面,眼巴巴地瞅着马路当中那条半截犹自扑腾的断尾,很有点欲哭无泪的味道。为此,我觉得万分过意不去,下班后特地去看看他。他还在那块砖后,也许在哀悼他那牺牲的尾巴。我抓了几只蚂蚱安慰他,他很高兴一口一个吃了。这是我们友谊的开始。

    过了两个星期,蜥蜴长出了新尾巴。他对这条尾巴很满意,整天把尾巴翘得卷起来。新尾巴很特别,早上是深蓝色,中午变成红色,配上灰褐色的身体显得很耀眼,结果,在一次过马路时引起了上学的小朋友的注意。男孩兴奋地尖叫,喊着“四脚蛇!四脚蛇!”,向他扔石头,砸得他抱头蜥窜,只好故技重施,抛下半截尾巴迷人耳目,自己忙躲入草丛。狩猎成功后,最勇敢的孩子拾起那截尾巴,郑重地放入文具盒中,准备带回课堂向同学炫耀。

    这次事故给蜥蜴的打击很大,两个月不敢再过马路。后来冬天到了,他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第二年的四月,我才又见到他。这时他已长出一条新尾巴,不是又红又蓝的,而是与他更相衬、更朴实的灰褐色。经过一个冬天,他显然全忘记过马路的本领,有时呆呆地站在路中央,既不过来,也不过去。这总使我想起同事讲的一个故事:他在北京有一个老同学,在下乡十年回城后,过长安街居然过了七次还没过去,至今过马路还战战兢兢。相比之下,这条蜥蜴可就勇敢多了,在又断了二次尾巴后,他已能在车流高峰从容过马路了。在他的尾巴上有四圈白痕,是四次断尾的印记。经过四次断尾,他成了城市蜥蜴。

    前几天,有只青蛙跳进我的办公室。因为办公室所在的地方从前是河塘,青蛙肯定是探亲访友时走错了地方。我把这个乡巴佬带回来,扔在草丛中,希望蜥蜴能与青蛙交个朋友,与他切蹉一下技艺,把他教成个城市青蛙,以后不会再“擅闯民宅”。

    青蛙

    校园有个喷水池,不过不大喷水,但池子里总蓄着水,下雨时,雨水落在池子里,因而池底会长出些青苔和小虫。学校里有人把自己不养的金鱼放到池子里去。据我的一位同事说,他就曾把自己养的一只乌龟、两条热带鱼放进了池子,因为看见池子壁上长满了青苔,他还特地买了条“清道夫”一同放进去。

    池子里有小虫等活物,吸引了周围池塘里的青蛙,池水里有时会有小蝌蚪,这些蝌蚪不一定全能长大,喷水池定期有人清理,洗过的池子里,瓷砖都是干干净净的,没有青苔,也就没有小虫,没有金鱼、蝌蚪、青蛙。但过了段时间,还是要长出青苔、小虫,还是有人往里面扔金鱼。

    我每天早晨跑步,都经过喷水池,照例要往水里面看看。有天看见一只青蛙,四肢展开,大白肚子朝着天,在水面上慢慢地漂着。我想不通一只青蛙怎么会死在这里:池水里没人放农药,不会是中毒死的;如果是被老鼠、蛇咬死的,就会被吃掉,不会留下尸体。我看了它约有五分钟,一条金鱼游过来,碰了碰它,它随着触碰颠了一下,还是没有动。我拿了条细枝子,往他肚皮上戳过去,想确定它是不是真的死了?枝子还没碰到它,那只青蛙就一翻身,蹬了两三下腿,游开了,不知谁在看谁。

    这只青蛙很有幽默感。

    唱歌的鸟

    学校夹在两座小山丘之间,算命的先生说这两座小山像只笔架,所以学校是块风水宝地,专出学人的。

    有山聚气,倒不怎么觉得,只是夏天靠山的地方比较凉快,山上的林子不算大,都是建校后来长出来的树,再有些小鸟,在林子里看见过一只虎皮鹦鹉,见了人也不飞,可能是从谁家的笼子里跑出来的。我在山上放过一些动物,两只刺猬、十几只鸟和三只猫头鹰——山上有许多田鼠。冬夜月亮好的时候,山上有猫头鹰“哇、哇”的叫声。

    今年春天,山上来了一只不知名的鸟——因为我没看见,但他叫得很好听,不似一般鸟“唧唧啾啾”瞎叫一气。他的叫声很有“调”,四声、或六声一句,清脆响亮,从早上六点叫到太阳升高,大地变热。他叫的时候,别的鸟都不好意思再叫了。

    估计那是只杜鹃,或是只画眉,我不太拿得准,想不通他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春天的时候,鸟儿唱歌都是在求偶,整个山上只有他没有同类,怪冷清的。果然,过了春天,他越叫越少。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不飞走,可能那是只失恋的、有怪癖的、不合群的、想一人独处的、坚持自己理想的、不肯承认错误的鸟儿,或者只是只无鸿鹄之志的懒惰鸟儿,他飞到一个地方,住了下来,地方虽然不大,但他懒得再找其他住处了。

    有天早上,我经过靠山的一户人家,听见阳台上挂的笼子里那只鸟儿叫了一句,我知道那只鸟为什么飞来,为什么不飞走了,关于他的一切浪漫想法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