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能否打破网红昙花一现的魔咒?     世界经济持续低迷

作者:精致妆容 来源:知音雅集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2-23 03:57 评论数:
    世界经济持续低迷,宠物能否打破网红昙花各国都会考虑降息促增长。中美贸易摩擦导致双方经济失速,一现的魔咒于是美联储已有降息预期,宠物能否打那么,破网红昙花中国会紧跟着降息吗?

    中国前几年注重降杠杆,一现的魔咒耐人寻味的是2018年第一季度还在强调要控制金融风险,宠物能否打破网红昙花4月份就开始降准了。媒体上的信息是杠杆结构已做调整,一现的魔咒宠物能否打金融风险得以释放。

    2019年头1、破网红昙花一现的魔咒2月分别降准0.5%。那么,宠物能否打下半年会继续降息、破网红昙花降准吗?尽管已有专业人士根据CPI、一现的魔咒PPI等参数进行了判断,本文却从另一角度来分析,以供参考。最后的结论是通过以下逻辑分析得出的,故请耐心看下去。

    想象一下:一国的经济可以看作在一年之中只有一家公司运作,只进行了1次交易。这是一个数学归纳问题。在我以前的帖子里已经反复介绍过了。

    这样的归纳在原理上并不复杂。比如,一个老板,他要花10元钱购买,那么,他本人去买,或是将10元钱交给员工去买,结果都一样,都是购买10元货物。因此,盯住10元货币,忽略掉持币者是关键。再者,这10元钱的购买行为是一次购买还是分为数次进行,本质也一样,等同于1次。因此,把货币看作老板,持币者看作员工,则能发现社会只有一个老板“货币”。至于多如牛毛的各行各业的老板,他们都是“货币”的员工。这样全社会就可以视为一年之中只有一位老板,只发生了一次购买。对此,如果还有疑惑,则不妨假设有一位老板将社会其他老板都兼并了,于是社会就归到他一人名下。

    至于《经济学》所说投资、消费、政府采购,实质上就是发生一笔购买,即老板自己去投资购买,以及老板将一部分钱给政府和员工,由他们代卖,但取名叫纳税和工资,代买行为叫政府采购和消费。

    说到这里,又必须交代一下债务问题。因为,老板可以借贷支出,而政府和员工也可以。但后者通过借贷支出的货币不是来自老板。因此对于债务要分清企业借贷和非企业借贷。下面,先分析企业借贷而非企业不借贷的情况,然后再综合考虑非企业借贷问题。

    开始分析:社会一年只有一家单位,只进行了一次交易。比如中国,2019年经济要增长6%以上,就以6%为例。这是GDP的增长,但可以近似理解成总商品量增长6%。为此,企业要支出货币成本。这些货币来自上一年的销售所得以及在2019年企业的借贷所得。把这些货币用100来代替,就是不管它是多少万亿,权且视为100,为方便阅读,再加一个单位“元”。因此,2019年中国企业支出100元,产出商品106元放上货架待售。这100元货币的支出意味着企业的投资购买+政府采购+居民消费,最大购买力只有100元。相对于106元货物产出,货架上肯定会出现6元商品无法销售。更为有甚,非企业还要发生储蓄,假设为10元。因此,100元真正用于购买的只有90元。这样,货架上肯定会出现16元商品剩余。

    对于这16元剩余,则必须非企业借贷16元,然后货架可以清空。除此之外,或者16元商品卖到国外了,或者非企业借贷+商品出口的总额达到16元。然后企业才能达到销售预期,并在2020年实现106元的扩大支出。

    (注:因进口与出口相对,故只有顺差才对消除剩余有帮助。这里说的出口特指顺差,不赘述)

    可见,一年之中,商品剩余是不可避免的,解决商品剩余需要依赖非企业的债务以及贸易顺差。在上例中,若没有顺差,那么只能靠非企业在第一年借贷16元,以确保企业完全获利,并在第二年顺利扩大支出106元。第二年,非企业需要先偿还16元贷款,于是购买力先行减少16元。于是到第二年年底,产出商品会是112元,剩余商品将是32元。可见,债务只是商品剩余的转化形式而不是解决方案。

    当然,如果第一年非企业没有借贷,那么到第二年,企业就必须自己借16元,然后也可实现扩大支出到106元,于是社会经济亦可增长。

    但是,到第二年年底,货架上的商品是112+16为128元,购买力约为96元,剩余是32元。此时,借贷规模就需要扩大到32元。

    也就是说剩余和债务在转化并累积而不是消除。这种累积不断进行,最后债务危机或经济衰退就不可避免了。

    连续两年的剩余累积,对社会经济来说,第一年商品产出剩余率是16/106为15%,第二年约为32/112为26%。剩余率在不断增加,如此反复不已不断累积将导致经济无法承受。

    因此,无论企业借贷或是非企业借贷对于消除剩余是无效的,也就是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本身都是错误的,并不能解决商品剩余问题。至于说商品剩余是需求不足导致,那是对众多经济单位看花了眼,归纳到一个单位就能发现它违反数学逻辑。

    对于企业或非企业借贷,还有一种错误的认识,就是杠杆结构问题。在本例中,企业或非企业的借贷,实质是一样的,对剩余的消除是没有作用的。剩余意味着缺钱,把缺钱的事件记下来就是账单。账单如果来自银行,就是加杠杆,实质还是缺钱。因此调整杠杆结构无异于挑担子左肩换右肩,总体上负担是不能减小的。

    造成商品剩余的原因是“币利”(不是利润)和“币存”(在本文里用储蓄替代)之和。之所以讲币利(就是上面所说的6元)而不是利润,是因为在此处6元所针对的是企业支出而不是投资。而储蓄10元在此是非企业的储蓄,它造成购买力的流失。同于此理,购买股票、债券等也是币存。此处为简单化,就用储蓄代替。

    造成剩余的原因是币利+币存,能减少剩余的就是顺差。对与中国来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很高且中国又是储蓄大国(本文的储蓄尤重非企业的年储蓄新增额),也就是币利+币存较大。虽然中国的顺差也一直较高,不过在数额上对冲不了非企业的年新增储蓄。综合起来,每年的商品剩余将不可避免地不断累积。在此条件下要取得经济持续高增长,则不可避免地需要杠杆不断增加,否则,商品剩余无法解决,企业无法获得扩大支出的货币。这一现象这是各国的通病。假设一个国家总是逆差,比如美国,那么它的债务率就会上升更快。统计资料可以佐证。

    小结:经济可归纳到只有一个单位,一年只进行一次交易,然后再分析。结论是自买自卖必然出现商品剩余,加杠杆是解决问题的无奈的办法,其仍是错误。

    那么,本文题目是下半年是否会降息、降准?

    鉴于2019年情况,GDP增长6%以上,顺差可能要减少。因此推断下半年降息、降准的概率极大。为什么不能肯定呢?因为,前文理论讲的是需要加杠杆作为经济上升的保证,是否降息、降准要看杠杆能否增加到足够额度。如果杠杆不足,则降息、降准就是必然。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如果摩擦加剧,则今年顺差减少,那么更加要求降息、降准来支持债务。所以,大家看问题,不应只看降息、降准这个政令,而应看它的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有效扩大杠杆。前不久的逆回购以及MLF,皆为实现这个目的手段。

    降息、降准这个政令的出台,是根据中国的国情,而不是跟随美联储或欧洲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