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德克勒克:伟大的权力自我终结者 【猫眼看人】 南非种族隔离制度迟早会灭亡

作者:搞笑 来源:想挑战吗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2-23 16:46 评论数:
    世人尽知曼德拉,但很多人却不知道站在曼德拉身后的那个巨人。

    这个巨人成就了曼德拉的辉煌。尽管没有人会怀疑,南非种族隔离制度迟早会灭亡,曼德拉为之奋斗的白人和黑人共享权力的理想肯定会实现,然而,如果没有这个具有博大胸怀和远见卓识的权力自我终结者的出现,南非的种族主义还会延续到何时就将谁也无法预料,曼德拉的理想何时才能实现,甚至他能不能活着走出监狱,都是一个并不乐观的未知数。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如果没有这个人,南非废除种族隔离制度、建立多数民选政府的过程,会是如此和平顺利吗?能够避免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和流血吗?对此,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出否定的回答。

    这个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历史、推动南非和平过渡到民主政治、让曼德拉踩上自己的肩膀的巨人,就是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




    德克勒克比曼德拉年少18岁。两人同为法学学士和律师。

    1964年,曼德拉因反对以“通行证制度”为标志的种族隔离“班图斯坦法”、创建非洲人国民大会的军事组织“民族之矛”并担任总司令,而被南非政府以“企图以暴力推翻政府罪”判处终身监禁。那时,德克勒克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白人律师,听到这个消息后,和几个朋友开怀畅饮,庆祝使国家陷于“动乱”的祸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然而,没有人会预料到,27年之后,正是这个当年的“爱国青年”,会亲自终结他曾经热烈拥护的国家制度,并把他曾经认为的那个罪有应得的罪犯亲手领出监狱,甚至把管理国家的权力拱手相让。

    德克勒克出身于政治世家,父辈大多是狂热的种族主义信徒。受家庭影响,大学毕业后,他也对政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一步步走上政坛。1972年,他代表南非国民党参选国会议员并当选,1978年出任邮政部长,1982年担任内务部长。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德克勒克逐渐成为一个思维敏捷开阔、具有独到见解和领袖气质的政治家。虽然身在体制内,并且从祖辈起就受惠于体制的庇荫,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蒙住双眼,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对这个体制所产生的弊端和罪恶视而不见。

    在国际上,种族隔离制度受到全世界的谴责。而在国内,反对这一制度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此起彼伏,从来就没有停息过。为此,南非政府在国际上孤立,在国内则承受着越来越大的压力,仅就政府开支这一项而言,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政府用于平息黑人示威和骚乱的“维稳”资金,已经占到了政府总支出的30%。

    面对这一切,有人认为种族隔离是实行了几十年的根本国策,没有这一国策支撑,国家将会更加混乱;有人认为世界上没有所谓最好的制度,任何制度都有弊端,我们不应把自己的弊端放大,而维稳所造成的人权和经济损失,是保持社会稳定所付出的必要代价——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那就是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维持现状是对他们利益的最好保护。

    但是,德克勒克却决心改变。多年的从政经验使他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种族隔离政策是非常不人道的,等同于政治迫害,是产生黑人和白人间激烈对立和社会动荡的根源,要化解这一对立,唯有民族和解一条路。

    1989年,历史把改变的契机摆在了德克勒克面前。那年2月,南非国民党主席波塔突患中风,德克勒克接替主席一职,并在同年9月当选南非总统。

    上任仅仅3个月,德克勒克就不顾右翼集团的反对,以总统身份前往狱中看望囚犯曼德拉,并与曼德拉坦诚交谈,这使曼德拉意识到,这个人与众不同,“似乎真正想听取和理解我们的意见。”

    随后,德克勒克以过人的勇气向全世界表明了他要改变的决心,宣布允许在全国各地举行反对以他为首的种族主义政权的和平集会——这样的胸襟和胆识世所罕见!

    1990年2月,他在议会发表了震惊世界的演讲,承诺“建立一套完全崭新和公正的宪法体制,从而使每一个公民在宪法、社会和经济的每个方面都能享受公平的权利、待遇和机会。”同时他宣布,解除对非洲人国民大会等33个反种族主义政党和组织的禁令,撤销对媒体和教育的管制,在近期无条件释放曼德拉。

    9天后,曼德拉和妻子温妮手拉着手,英雄凯旋般走出监狱大门。这一划时代的一幕向全国进行了电视直播。

    德克勒克成就了曼德拉的辉煌。

    在此后几年的时间里,德克勒克和以曼德拉为首的南非各反对党进行了漫长而艰难的和谈。和谈多次出现危机,而且曼德拉由于性格等原因,经常对身为总统的德克勒克进行“尖酸刻薄而且毫无根据的攻击”,但是,德克勒克以一个成熟政治家的胸襟,不计较个人恩怨,在坚持、劝导、让步和妥协中,一次次将危机转化为新的转折和希望。

    1991年,南非各政党参加的“民主南非大会”召开。

    1992年,德克勒克解散专门镇压黑人的31旅和35旅。

    1993年,多党制宪谈判取得突破,《南非共和国宪法草案》获得通过,种族主义宪法随之废除。

    1994年,南非历史上第一次“一人一票”的大选揭幕。曼德拉,这个昔日的囚犯,在德克勒克的松绑和推动下,当选总统。

    在祝贺曼德拉胜选的电视讲话中,德克勒克哽咽着说:“我将卸下总统一职,因为我确信已经实现了四年零三个月前的目标,我将权力移交给南非人民,上帝保佑南非!”

    曼德拉被誉为反种族主义的斗士。那么,终结自己的权力、以把自己赶下台的方式为曼德拉铺平道路、为在南非建立民主制度奠定基础的德克勒克,又何尝不是一个勇敢的斗士呢?

    就品格而言,放弃,比争取更为高贵。

    作为大权在握的时任总统,德克勒克可以选择按部就班、安享宝座,面对抗议和骚乱,他也可以选择武力镇压。然而,他选择了顺应时代大潮,选择了向民众妥协,从而使南非在从种族主义制度向民主制度过渡的过程中,避免了流血。他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主动放弃武力和权力的政治领袖!为此,他和曼德拉在1993年同获诺贝尔和平奖。




    如今,作为权力的自我终结者,作为南非国民党第一位主动卸任的领袖,德克勒克已经退出政坛,归隐农庄,种植葡萄,酿制红酒,过着自由而恬淡的生活。他的名字已经很少有人提及。

    但是,历史不会忘记这个人,弗雷德里克·威廉·德克勒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比曼德拉更加伟大。

    2017.7.4.




    (请朋友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最新文章随时呈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