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晒支付宝账单?却不知道你已经被卖了 离最后兑付日期只有6天

作者:华夏之旅 来源:动画翻天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0-02-23 18:13 评论数:

  离最后兑付日期只有6天,还在晒支付宝账单却不被卖各方的消息也纷纷传出。日前山西省金融办、知道你已经中国工商银行相继表态,还在晒支付宝账单却不被卖表示不会为购买此信托项目的投资人提供补偿。知道你已经

  有报道说:中诚信托也认为自己不应承担清偿责任。因为,还在晒支付中诚信托这一项目和资金都来自工行,宝账单却不被卖中诚信托在其中只起到“通道”作用,知道你已经即将工行的钱迂回投入到其选定的项目中,还在晒支付宝账单却不被卖从而帮其规避信贷管控。知道你已经忠诚信托仅赚取了一些通道费用而已。融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已经在监狱,还在晒支付宝账单却不被卖既是出来也已经两手空空如也。知道你已经根本无法对付投资者的本金和回报。而市场传言的“一家大险企部分接盘”也仅限于传闻而已。

  令人思考的是,中诚信托兑付危机爆发后,各方竟然率先做的是撇清自己的责任,而不是想方设法给投资者一个说法。都没有责任,最终只有投资者自己对自己负责了。投资者风险异常之大。

  但是,在信托产品发起发售时,中诚信托、工行和融资公司各方利益已经包括在其中。融资公司自不必说,获取了资金的使用权,利用融资开展生产经营赚取利润。中诚信托赚取了中介募集人的通道费用。工行赚取托管手续费、获得信托资金的同业存款。正是在各自利益驱使下,三方才一拍即合、积极发售这种信托集合理财产品业务。而到如今发生兑付危机了,工行、中诚信托以及山西金融办等却变脸急于洗脱责任。

  说山西金融办乃至山西政府兜底50%纯属媒体杜撰或者有关当事人处于某种目的安抚投资者或者玩弄拖延战术的把戏。山西政府没有兜底的任何理由和责任,拿什么兜底呢?财政资金如此紧张,怎么使用都用不到为信托兑付难兜底上。但是,第一兑付责任人的融资公司彻底丧失兑付能力后,作为从中牟利利益的中诚信托和工行完全洗脱责任恐怕不能服人。

  无论如何这种信托产品是信托公司平台发起募集的,投资者是冲着信托金融机构而来的,宣传推介都是以信托公司的名义。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与投资者的协议如何签署,投资者都不会“放过”信托公司的。而银行是代销和推介信托一方,信托产品是从银行柜台卖出去的,投资者是从银行网点买到的信托产品。虽然从法律合同条款上规定了多方权益和义务,但是,客户感性上肯定会找卖出产品地方的银行讨要说法。在中城信托兑付危机上,信托公司和银行是洗不脱自己责任的。

  笔者最为担心的还不是中诚信托兑付难问题,而是担忧此事件可能引发骨牌效应,使得信托全行业风险爆发。短短几年信托规模的非理性、近乎疯狂的盲目扩张给其埋下了巨大风险隐患。2012年6月底全国信托总规模5.5万亿元,到2012年年底暴增到7.47亿元,首次超过保险业荣登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产业,短短半年时间增加近2万亿元,与2011年同期的4.81亿元相比,实现了55.3%的“大跃进”。而到2013年三季度底,中国67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飞涨到10.13万亿元,突破10万亿元大关,再创历史新高,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60.3%,比2012年底增加2.66万亿元。2013年年底规模数据出来后会更加惊人。10万亿元的信托影子银行规模一旦大面积发生兑付危机的金融风险,将对中国整个金融行业造成重创。而发生中城信托兑付危机极有可能是引爆信托风险骨牌效应第一张倒下的那张牌。

  信托业爆炸式野蛮增长赖以支撑的基础是政府主导的大投资模式下整个经济的过热狂躁和盲目扩张,比如、钢铁、水泥、煤炭、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行业等。然而,这种状况带来产能过剩导致的多行业不景气和萧条现象正在暴露,整个经济风险正在显现。比如:中诚信托推出30.3亿元“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就是在2010年煤炭等行业火爆的不可一世情况下,用于对山西煤企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股权投资。而从去年以来煤炭行业火爆局面荡然无存,煤炭企业度日如年,该企业实际控制人又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拘。最终使得这笔高达30.3亿元的信托到期兑付资金无着落,引爆信托风险。

  也就是说,10万亿元信托规模,约占中国GDP的20%,资金大多投向了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领域。审计局刚刚公布的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债务共计逾17万亿,这其中也有很多是信托贷款,同时超过20%是“借新债还旧债”。钢铁、水泥、基础设施建设等昔日风光均已不在,就是高房价支撑的土地高价出让、房地产的火爆局面也已经露出苟延残喘之态。这个基础如果荡然无存了、坍塌了,10万亿元信托产品到期拿什么给投资者兑付呢?无数个中诚信托 “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的悲剧都可能上演。

  中诚信托事件暴露的监管漏洞是巨大的。信托业如此非理性盲目膨胀发展,监管去哪里了?中诚信托这一项目和资金都来自工行,中诚信托在其中只起到“通道”作用,即将工行的钱迂回投入到其选定的项目中,从而帮其规避信贷管控。工行和中诚信如此相互勾结,规避信贷管控,最终酿成兑付危机,监管又去哪里了?在如此监管漏洞下,信托业奉献给投资者的投资产品本身就有严重缺陷,岂能让投资者负全责呢?

  一定要密切观察中诚信托兑付危机的演变,有关各方公开推卸责任、洗净自己可能刺痛无数信托产品投资者的心,使其绝望和恐惧,最终引爆集中上门兑付潮,从而助推信托风险爆发。监管部门必须妥善处理。同时,中诚信托兑付危机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多“秘密”,希望监管部门乃至司法部门立即介入彻查。